歡迎訪問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 2019-08-26 Monday

登錄 注冊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為   首頁  /  人物訪談

中原航空融資租賃公司副總經理郭愈強:波音737MAX停飛分析以及給租賃行業帶來的影響

事件回顧

3月1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一架波音737MAX8飛機發生墜機空難,這是繼去年10月29日印尼獅航空難事故之后,波音737MAX8飛機發生的第二起空難。為確保中國民航飛行安全,3月11日9時,中國民航局(CAAC)發出通知,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于2019年3月11日18時前暫停波音737MAX8飛機的商業運行,CAAC成為全球第一家宣布暫停該機型運營的民航管理機構,此后多國陸續跟進,3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布,停飛美國所有波音737MAX 8和737MAX9兩款機型,但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代理行政官Daniel Elwell表示,管理局禁飛波音737 MAX機型的決定是在收到了最新的數據之后,而不是因為受到了全球壓力。

暫停飛行的737MAX是啥機型?

2011年波音為737NG飛機啟動了裝配新發動機的改進機型,并將其命名為737 MAX。 這一新的飛機家族包括MAX7、MAX8、MAX9和MAX10,其另一種命名方式是737-7/-8/-9/-10,而上一代機型是737NG,NG是Next Generation的縮寫,1998年正式投入使用,系列飛機型號包括:737-600、737-700、737-800、737-900、737-900ER。737 MAX采用了新的CFM公司的LEAP-1B發動機、對飛行控制系統及其他系統進行了升級、對后機身氣動外形也進行了修型以及新的翼梢小翼。由于737MAX是新機型,截止到2019年1月底全球交付了350架,但是訂單高達5,111架。而737NG機型已經交付了6,854架,因此目前全球在飛的主要都是737NG機型,也是有史以來銷量最好、最安全的機型。以下是737MAX訂單以及交付情況和737MAX和737NG機型的基本數據。

737MAX機型目前遇到了啥問題?

之前介紹了,737 MAX機型是波音公司推出的新一代機型,主要是為了和空客推出的新一代A320NEO機型競爭,A320NEO采用了更省油、推力更大的新一代發動機,使航空公司營運成本下降。波音737MAX主要是采用了新一代的LEAP-1B發動機,為了增加推力其風扇直徑達到了1.76米,而NG機型的CFM56-7發動機風扇直徑為1.55米,為了裝下更大的LEAP-1B發動機,波音工程師不得不把機翼下的發動機吊架向前伸,抬高發動機吊架離地距離,這樣安裝后才能保證發動機底部與地面保持一定的安全的距離,防止吸入地面異物以及飛機落地姿態不穩定時發動機不輕易擦地。

有人會問伸長起落架,把飛機抬高不也可以嗎?波音工程師當然也希望這樣,但是737的機體設計是很早的時候就確定了,最早一代的737 Original機型于1964年設計,1967年首飛,后來由推出了改進型737Classic,那時的發動機限于技術原因尺寸都不大,因此波音沒必要設計較長的起落架,會導致飛機重量增加、業載減少、航程變短,現在如果伸長起落架會導致起落架艙放不下,飛機重心變化等一系列問題,其主要結構都會發生變化,復雜程度不亞于設計一款新飛機。

 

因此737MAX機型的改動導致了其氣動外形發生了變化,與之前的NG機型相比,MAX機型在飛行中更容易使飛機抬頭,而飛機抬頭會使速度降低,在襟翼收起、低速、飛機抬頭飛行的時候飛機很容易進入失速狀態,導致飛機失去控制,失速是飛行中最大的難題,除了特殊設計的飛機之外,一般飛機一旦進入失速狀態基本無法挽回,去年珠海航展我國安裝了矢量發動機的殲十戰機表演的“眼鏡蛇”機動,就是人為操縱使飛機進入瞬間失速狀態,然后利用矢量發動機強大的控制能力,使飛機能夠依然保持正常飛行控制。波音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開發了機動性能增強系統(MCAS),該系統會根據飛機空速、迎角等數據來計算飛機是否有進入失速狀態的危險,當系統認為有一定危險的時候會自動強制壓低機頭,而這個過程飛行員可能無法控制也無法提前知道。

在2018年10月份印尼獅航737MAX8飛機失事后,波音公司以及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經過調查后認為其主要原因是迎角傳感器發出了錯誤的數據導致,但是波音公司隨后也更新了737MAX飛行操作手冊,指導飛行員如何應對“迎角傳感器數據錯誤”,本次埃塞俄比亞航空空難的具體官方報告還未公布,從目前已有的消息來看:這架飛機起飛后經歷了反復爬升下降,下降爬升的過程,高度7000~8600英尺之間,速度也高于正常飛機速度,該數據與獅航失事的飛機有些相似。在目前波音公司無法提供更多數據以及原因分析的情況下,MCAS系統存在的內部邏輯以及相應的控制措施不完善導致事故的可能性很大,正是基于這個原因,基于安全角度考慮,停飛所有737MAX系列飛機是絕對正確的選擇。

737MAX機型下一步會怎么辦?

目前有些文章認為波音利用飛行計算機通過大量的飛行傳感器收集到的飛行數據自動控制飛機進行飛行是導致飛機失事的罪魁禍首,飛行中應該更加依賴于飛行員的控制。筆者認為,利用飛行軟件以及飛行計算機來自動控制飛機恰恰是科技進步的表現,現代客機制造越來越復雜、飛機越來越大、飛行速度也越來越快,這就導致了飛行操縱越來越復雜,如果不依賴于飛機的飛行控制系統,單獨靠飛行員控制是不可以想象的,也是根本無法做到的。飛行控制系統的大量應用才使近代飛行變得越來越安全,飛行員節省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可以專注于處理起飛、降落等關鍵階段以及遇到特殊情況下的飛行控制,大大提高了空中旅行的安全性。737MAX飛機此次遇到的問題,應該是MCAS系統不完善導致的,如果MCAS不是只依賴于主迎角傳感器數據,而是對比飛機上的另外兩個備份迎角傳感器數據差異再提醒飛行員進行相應處置;或者在飛行員發現飛機狀態異常時,能夠快速斷開MCAS,改為飛行員操控,都可以避免事故的發生。

 

但是MCAS的出現本質上是為了解決737MAX飛機構型變化帶來的問題,這個問題有點和戰斗機的靜不穩定有點類似,戰斗機為了追求機動性往往會犧牲一定程度的穩定性,穩定程度越低飛機就越難控制,就需要飛行控制系統不斷地進行飛機配平,才能保證飛機的狀態安全飛行,從這個角度來看737MAX飛機構型的變化導致了一定程度的靜不穩定,是可以通過飛控系統解決的。但與戰斗機不一樣的是,客機是講究安全最大化的,可以允許有多大程度的靜不穩定性還有待討論,因此即便后期MCAS系統如何的進行改進完善,也無法解決737MAX飛機構型本身的問題,要想根本解決問題只能是重新設計一款新的飛機。

737MAX機型停飛對租賃行業產生哪些影響?

由于波音公司是世界最大的民用飛機制造商,且737系列又是其最暢銷的主力機型,雖然全球交付數量不多,但這次停飛給行業帶來的沖擊依然是巨大的,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 航空公司。已經交付的飛機由于停飛無法運營,但依然需要支付飛機租金(或者銀行貸款)、維護費用、折舊費用、停場費用、人員成本等直接運營成本;另外部分飛機停飛將會導致航線網絡調整,部分航線航班量受到影響,一些航線以及飛行時刻資源可能面臨取消,競爭對手可能會趁機占領空出的航線。這些都會給航空公司帶來運營的壓力,目前挪威航空已經向波音提出索賠;

2、 租賃公司。通常在飛機租賃合同中承租人支付租金的義務是無條件的,因此無論飛機是否停場航空公司都將正常支付租金。然而,目前形成的主流的飛機租賃合同文本是基于飛機沒有質量問題的,如果飛機本身出現質量問題,航空公司可以向租賃公司提出申訴,要求租賃公司承擔一定的責任,具體如何處理需要雙方進一步進行溝通協調。需要指出的是,無論航空公司還是租賃公司在購買飛機時,飛機制造商都會給出飛機的質量保證(Warranty),因此飛機本身的質量問題是可以向廠家進行索賠的;

3、 飛機訂單。目前該機型存量訂單有5000多架,訂購方主要是航空公司和大型租賃公司,通常在簽訂了正式的飛機采購合同后,采購方就需要按照飛機交付的進度向廠家支付飛機預付款,因此目前即便沒有交付的飛機,購買方也已經向廠家支付了大量的預付款,如果購買方取消訂單,可以向廠家要求返還已經支付的預付款。即便不取消訂單,因為飛機質量問題導致了飛機延遲交付(Delay Delivery),購買方也可以向廠家提出索賠;

 

4、 飛機保險。飛機保險通常包括機身一切險和責任險,做為作為一種新機型,在較短的時間內連續出現兩次機毀人亡的事故,保險公司需要承擔全部的損失,因此短期內針對該機型的保費條件以及費率將會大幅提升,導致航空公司需要支付的成本進一步增加。

5、飛機價值。對于737MAX飛機的當期價值以及未來的殘值毫無疑問都會受到影響,另外,由于如此主流的機型停飛,航空公司產生了較大的運力缺口需要補充,因此對于上一代的737NG飛機的需求量將會大增,短期內737NG飛機的價值將會出現一定程度的增加。另外,對于該機型的的競爭對手空客A320NEO飛機以及國產C919飛機價值都會有所增加,然而空客A320NEO飛機的訂單已經累積到了2022年,而C919飛機依然處于試飛取證的階段,將會導致短期內航空業運力不足的問題更加突出,無論是窄體飛機還是寬體飛機的需求都將有所增加。

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出,737MAX飛機停飛給行業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無論是航空公司、還是租賃公司、融資銀行等都會遭受一定程度的損失,雖然理論上可以向飛機制造商進行索賠,但是毫無疑問廠家是不會也是無法承擔如此巨額的損失的,對于已經訂購了大量B737MAX飛機的租賃公司將會面臨很大的挑戰,一方面已經交付的B737MAX飛機能否正常收到租金需要和航空公司協商,另一方面未交付的飛機也需要支付大量的預付款成本,同時面臨著找不到客戶的風險。因此,本次737MAX停飛無異于是2019年航空業最大的黑天鵝,其帶來的影響將是巨大的。正如空客CEO Tom Enders所說:“對于安全來講,我們都是一個大家庭,沒有競爭可言。希望波音的同事們能夠盡快解決目前的這個危機,越快越好!。”

部分會員單位:
相關鏈接:

咨詢電話:010-87289242 地址:北京朝陽區北花園街甲1號院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 版權所有:北京中經皓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07821號-1

美丽骷髅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