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 2019-07-11 Thursday

登錄 注冊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為   首頁  /  案例解析

售后回租型融資租賃合同效力認定

融資租賃具有融物和融資的雙重屬性。在售后返租型融資租賃中,租賃物所有權的原始取得、轉讓手續辦理、租賃物的合理對價、租金構成等因素,是認定融資租賃合同效力的關鍵。如售后返租型融資租賃合同被認定為借貸法律關系,則按相應的法律規定來確定各方的權利義務。

 

案件基本情況

2016年8月9日A公司與B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回租)》(以下簡稱“主合同”),約定由B公司購買A公司相應物品,購買后返租給A公司,購買價為6000萬元人民幣或2000萬元人民幣(如不滿足主合同約定的條件,該約定的主要條件為提供相應土地作為抵押),租賃利率為10%/年。該主合同在公證處作了強制執行公證。

2016年8月9日, A公司與B公司(以下簡稱“B公司”)簽訂《財務顧問協議》,約定A公司委托B公司融資6000萬元或2000萬元人民幣,財務顧問費為900萬元人民幣。同日,A公司向B公司出具《財務顧問服務確認函》,確認B公司履行完畢《財務顧問協議》項下的所有義務。

2016年8月9日,A公司與B公司簽訂《抵押合同》,B公司授權A公司將主合同約定的租賃物作為抵押物抵押給B公司,用于擔保A公司履行主合同義務。

2016年8月9日,C公司與B公司簽訂《抵押合同》,將其名下兩宗地塊使用權抵押給B公司,用于擔保A公司履行主合同義務,該抵押合同在公證處作了強制執行公正。同日,A公司與C公司向B公司出具《承諾函》,承諾將C公司名下兩宗地塊使用權在上述《抵押合同》簽訂后45個工作日內解除其上已存抵押后與B公司辦理抵押權登記。

2016年8月9日,A公司與B公司簽訂《質押合同》,A公司將持有的D公司的100%股權出質給B公司,為A公司履行主合同義務提供擔保,該《質押合同》在公證處作了強制執行公證。同日,D公司與B公司簽訂《國藥批文質押合同》,D公司將其持有的兩項國藥批文質押給B公司為A公司履行主合同義務提供擔保。

2016年8月9日,D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甲分別與B公司簽訂《保證合同》,為A公司履行主合同義務提供連帶責任擔保,上述《保證合同》均在公證處作了強制執行公證。

2016年8月9日,D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甲分別與B公司簽訂《保證合同》,為A公司履行《財務顧問協議》義務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2016年8月11日,A公司向B公司出具《租賃物接受書》,確認主合同項下的全部租賃物A公司已經接受完畢。

此后,A公司僅收到B公司扣除900萬元財務顧問費后的1000余萬元款項,其余4000萬元(應于2016年10月10日支付)B公司以A公司未履行支付4000萬元款項的條件(未提供相應抵押物)為由不予支付。

雙方遂產生爭議!

 

法律分析:

一、售后回租與其他融資方式的相似與區別

《金融租賃管理辦法》第五條規定:本辦法所稱售后回租業務,是指承租人將自有物件出賣給出租人,同時與出租人簽訂融資租賃合同,再將該物件從出租人處租回的融資租賃形式。售后回租業務是承租人和供貨人為同一人的融資租賃方式。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的規定,也認可了售后回租的融資租賃模式。在實踐中,該種融資方式與傳統的抵押貸款,以及新型的讓與擔保貸款均容易產生混淆。《貸款通則》第八條規定:“抵押貸款,系指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規定的抵押方式以借款人或第三人的財產作為抵押物發放的貸款。”售后回租與抵押貸款定義雖然不同,但從形式來說,并無多大區別售后回租籌資方式采用:資產轉讓放款還款資產回購;抵押貸款流程采用:資產抵押放款還款抵押撤銷兩者均有資產作融資的保證售后回租中承租人支付租金等于支付貸款的利息或本息,所支付的租金抵補了出租人的全部投資,相當于借款人始終背負銀行負債可以說售后回租和銀行抵押貸款一樣反映了兩者的債權債務關系。因此,在實踐中很容易令人混淆。

但就其實質來講,兩者的區別還是非常的明顯:

1、法律關系不同

售后回租關系的建立有兩個合同、三個當事人。即采購和租賃兩個合同,涉及供應商、出租人和承租人三方(回租業務中承租人與供應商是同一人)。而抵押貸款中有貸款合同和抵押合同,涉及的各方主體是借款人、貸款人、抵押人(借款人與抵押人有可能為同一人)。

2、讓渡的標的物的不同

融資租賃和信貸都是有相同的時間期限,有價出讓標的物的使用權。但租賃出讓是物(多為有形的機器設備),信貸出讓的是現金。

3、租賃物與抵押物的所有者不同

租賃物的所有權歸債權人(出租人),回租的標的物雖然在出售前和租賃期內都在承租人手中,但他已將該物的所有權通過出售行為轉讓給出租人,承租人只因租賃關系而享有該設備的使用權。而貸款抵押物的所有權(使用權)仍屬原所有者(即抵押人),設置抵押只是使債權人享有該物品的優先受償權,抵押期內的所有權不歸債權人,而歸債務人。

4、會計核算不同

抵押物在抵押人(往往是債務人)的資產負債表上反映,由抵押人計提折舊,管理資產。融資性租賃物在出租人(債權人)的資產負債表上反映,出租人計提折舊,管理資產。

5、償還的資金來源、稅賦的不同

租賃費直接作為經營費用,在成本中列支。而歸還貸款的資金來源只能是折舊和稅后利潤。正因為租賃還租的會計處理方法不同,租賃才具有延遲納(所得)稅的功能。

6、物的處置程序不同

承租人違約(不付租金),出租人可中止租賃關系,直接收回租賃物。而貸款人違約(不歸還貸款),債權人要獲得抵押物償債,只要債務人有異議,還須經過訴訟程序,才能處置抵押物。

 7、租賃物和抵押物滅失后的處理不同 

租賃物滅失,保險責任外,出租人可追究承租人善良管理責任。而抵押物滅失,債權人可要求債務人重新設置抵押或擔保,否則可中止借貸關系,收回債權。

二、融資租賃合同的認定

(一)租賃物所有權的取得,是融資租賃的前提條件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的規定,結合標的物的性質、價值、租金的構成以及當事人的合同權利和義務,對是否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作出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條規定,“融資租賃合同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根據上述法律規定,融資租賃涉及出租人、承租人、出賣人三方主體,包含買賣和租賃兩個合同關系,即出租人的“融物”和承租人的“融資”兩個方面。在承租人通過融物而實現融資租賃的過程中,租賃物的買賣是不可缺少的環節。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的規定,承租人將其自有物出賣給出租人,再通過融資租賃合同將租賃物從出租人處租回的,人民法院不應僅以承租人和出賣人系同一人為由認定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根據上述法律條款的規定,承租人和出賣人可以為同一人,即融資租賃可以為兩方主體,司法實踐中,這種交易模式也被稱為售后回租,但從上述法律條款也可以看出,即使是兩方主體,租賃物的買賣關系即出租人的“融物”過程也是必需存在的要素,也就是一定要存在買賣租賃物的行為,因為沒有買賣行為的發生,租賃物的所有權不會變更給出租人,那么作為僅有兩方主體的融資租賃,承租人實際上為租賃物的所有人,當然可以使用其所有的物,客觀上不會存在租賃該物使用權的問題,也就不存在回租的情形,因此,不發生買賣關系的所謂融資租賃是一個悖論,不應被認定為上述法律規定的融資租賃關系。

根據上述法律條款及分析,不論是三方主體,還是兩方主體,認定融資租賃行為的要素應包括買賣行為(出租人“融物”)和租賃行為兩個方面,缺一不可,買賣關系是租賃的前提條件,沒有買賣就沒有融資租賃。

(二)《融資租賃合同(回租)》的性質認定

A公司與B公司簽署的《融資租賃合同(回租)》及該合同履行過程中,并無租賃物的買賣,沒有發生“融物”的行為

1、《融資租賃合同(回租)第二條雖然約定了關于租賃物的購買的相關條款,但該條關于擬購租賃物的價款支付不符合法律的規定和買賣交易習慣。《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買賣合同是出賣人轉移標的物的所有權于買受人,買受人支付價款的合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的規定,結合標的物的性質、價值、租金的構成以及當事人的合同權利和義務,對是否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作出認定主合同第二條的價款支付約定,要求A公司為還沒發生的融資租賃行為提供擔保后才進行支付,顛倒了出租人先“融物”后出租的先后順序,并且為A公司設置了不符合買賣交易習慣的義務,使該買賣交易行為價款支付部分難以履行。同時,結合租賃物的價值,交易習慣中也不存在因沒有擔保就極大的減少買賣標的物已確定的對價(自6000萬元減至2000萬元)的情形,一般來說,標的物沒有毀損滅失,其確定的價值也不應減損。

因此,從租賃物的價值及主合同為A公司設置的義務上來看,B公司要去A公司提供相應抵押物之后才將租賃標的價格確定為6000萬元,未提供相應抵押物則將租賃標的確定為2000萬元。這種情形,更符合抵押貸款的特征,該協議性質很難應被認定為借貸協議。

 2、《融資租賃合同(回租)第三條雖然約定了關于租賃物的交付,但根據其約定及履行過程來看,A公司從未向B公司交付過租賃物,B公司也未在租賃物上進行貼標,2016年8月9日A公司與B公司簽訂的《抵押合同》載明:“B公司授權A公司將主合同約定的租賃物作為抵押物抵押給B公司”,也證明B公司沒有取得過租賃物的所有權。《物權法》第23條規定“動產物權的設立和轉讓,自交付時發生效力”,主合同約定的租賃物是機器設備及相關儀器等動產,根據上述法律規定,沒有交付不發生物權的轉移,也就是說B公司自始至終都沒有取得租賃物的所有權,雙方的買賣行為沒有履行,B公司沒有融到物,那么,B公司如何將不是自己所有的租賃物租給A公司?

綜上,從主合同約定的租賃物購買、交付條款及實際履行情況來看,A公司與B公司并不存在關于租賃物的買賣關系,租賃物的所有權沒有發生過轉移,B公司從未取得過租賃物的所有權,其權利一直在A公司處,所謂的《租賃物接受書》中所載的從B公司接受租賃物的情況不可能發生根據上述分析,A公司與B公司簽署的《融資租賃合同(回租)》名為融資租賃合同,但僅進行了“融資”,而沒有“融物”,故可以認定名為融資租賃,實為企業間的借貸。

當然,司法實踐中,法院對回租式融資租賃的認定因承辦法官對法律認識及其自由裁量權的運用不同而判決迥異,我們通過檢索已發生的案例發現目前法院對回租式融資租賃的認識不斷深入,不再片面的以合同形式為依據就武斷的認定融資租賃關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

部分會員單位:
相關鏈接:

咨詢電話:010-87289242 地址:北京朝陽區北花園街甲1號院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 版權所有:北京中經皓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07821號-1

美丽骷髅返水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三 28岁女学什么技术赚钱 分分彩平台客户端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 网上兼职哪种最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推荐 房产经纪人怎么赚钱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体彩组三表 银河棋牌娱乐下载 广西官方网站双色球走势图 开元手机棋牌 时时彩开奖记录网龙虎和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 三d分布图 靠乐高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