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 2019-08-26 Monday

登錄 注冊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為   首頁  /  問題疑難

銀行已全面暫停所有PPP融資業務 2018年PPP路在何方?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個渠道獨家獲悉,某銀行目前已全面暫停包括資本金融資和項目貸款在內的所有PPP融資業務,進行全面的風險排查,暫停期或延續至今年3月。

截至發稿,該銀行尚未對此消息進行官方回應,也并未有官方文件下達。2018年1月4日,某農業銀行相關業務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政策尚不明朗,因PPP有多種業務類型,具體影響暫不確定。

中國銀行對PPP態度也明顯收緊。中行華北某省二級分行業務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今年以來根據省行傳達的精神,暫停新項目審批,等3月份PPP項目審查完再重啟。中行華南某省分行業務人士則表示,沒有接到相關通知,歡迎真正風險可控、地方政府實力強的優質PPP項目。

四大行中建設銀行和工商銀行對PPP項目并未叫停,但態度轉為謹慎。

某業務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希望與銀行合作的PPP項目依然較多,銀行也在積極地看項目,但在3月整改期結束前會相對謹慎。

 

 

除四大行外,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某社會資本方處獲悉,2017年11月起,銀行對PPP項目態度已經逐漸轉為謹慎。

交通銀行、恒豐銀行、廣州農商行等銀行可能已暫停新業務申報;招商銀行、華夏銀行等對此類業務操作難度較大,除非具備價格優勢;興業銀行、平安銀行等則表示暫未有新的指導意見,但建議盡快申報項目。不過這個消息還未獲得銀行一一證實。

在銀行態度轉變之前,2014年以來PPP項目的快速落地推廣,截至2017前三季度,累計入庫PPP項目達17.8萬億,落地4.1萬億。

龐大的現存體量下還有源源不斷的需求,在這種旺盛需求背景下,銀行為何對PPP收緊大門?

92號文與金融監管雙沖擊

2018年1月4日,某大行地方業務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尤其在地方,很多PPP項目嚴重變味兒了。打著PPP旗號做地方虛假融資,“蘿卜坑”招拍掛等違規項目屢見不鮮,此時剎車排查風險是必要的。

2018年1月4日,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財政部出臺的92號文里面對銀行沖擊最大的一點就是不合規的PPP項目將會出庫。

他指出,“92號文里面最具威懾力的事情是讓銀行知道曾經入庫的項目以后可以出庫(只有列入PPP項目庫,才能合理合規的使用財政支出,以保證兌付本金和收益,如果出庫將不受相關條款保護)。”銀行此前投的大量項目都依賴政府信用進行剛性兌付,如果3月份項目審查后投放的項目出庫了,銀行資金將出現風險。所以銀行暫停新項目審批,主要是觀望哪些項目是合規的,然后再考慮投放。

2018年1月4日,北京市君合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劉世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銀行作為市場主體需要考慮市場影響和違約責任的問題,所以除非銀監會或央行出臺明確的政策要求,銀行大概率不會一刀切甚至對已經審批的項目不放款。但是未來的收緊趨勢是可以理解,并有較大可能。從金融工作總基調來說,風險防控是第一位,對于PPP來說,因為有大量的財務投資人和金融機構參與,肯定受到金融風險調控影響。

劉世堅還指出,此外,從金融機構的角度來說,是否參與投資最終要看項目能不能如期還錢。國內環境看,2014年以來六成以上的PPP項目為政府付費類,金融機構在這三年的探索中已經形成了適應于這種模式的風控和運營模式。92號文之后,銀行需要嚴格執行出資上限不超過10%,捆綁績效,有嚴格的招標程序,不能明股實債等新標準,對銀行原有的風控、流程標準和體系產生了沖擊,銀行進入調整觀望期是合乎邏輯的。

深圳前海富涌谷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總裁漆明楊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此前銀行參與PPP項目主要運用表外資金,雖然PPP項目周期比較長、價差空間不大,但表外資金可以形成當期存款,所以衡量綜合收益銀行是有很大動力參與的。

但去年以來的金融監管層層加碼,銀行同業理財的表外資金被納入MPA考核,銀行不能無限制的發行表外理財進行授信。加上貨幣政策的收緊,資金成本的上升以及正在醞釀的資管新規,更高的監管要求使銀行只能選擇更為優質、風險敞口更小的項目去做,從整體行業看,未來信貸資金的投入PPP項目也會有一定收縮。

2018年PPP路在何方?

2018年1月4日,雖然PPP目前遇冷,似乎面臨較大不確定性。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中發現,業內對PPP的未來發展依然充滿信心。

國家發展改革委投資研究所體制政策室主任吳亞平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前三年PPP發展得很快,但太散亂,大量的泛化PPP,很多地方已經超出了財政承受的范圍。從盤子總量上看,PPP在公共投資里面占到5%-10%是比較合理的范圍。所以這次的整頓是一個機遇,有利于PPP的長遠發展。把真正適合開展PPP的項目拿出來。

吳亞平還指出,“很多地方政府缺乏足夠的能力和人才儲備開展真正的PPP,很多發起單位比如地方交通、水利可能只會運作一次PPP,人才無法集聚、經驗無法傳承。所以我一直呼吁由政府組建專門的地方PPP實施機構,專業運作PPP項目,以提高PPP的權益曲線,積累傳承經驗,運作項目的能力和專業程度會不斷提升。目前已經有一些地方出現這樣的機構,我認為這是未來的趨勢。”

薛濤則指出,這一次的整頓可能讓一些金融機構對所有的PPP項目都持有謹慎的態度,但這其中存在“誤傷”,不是所有的PPP都是不好的,比如供水、污水處理等特許經營類的項目一直是非常優質的項目,我們迫切需要對PPP進行精準的分類。事實上受92號文影響最大的是純政府付費的、往往采用可用性付費模式,金額巨大,運營屬性差的項目類似于BT模式演化來的PPP項目(主要是PFI項目)。但這部分項目中,也有部分是值得也應該運用PPP模式,以增加資本機會和產業投入機會,同時加強政府公開,提高效率。比如說滿足規劃設計很復雜,建設管理要求高,長期維護有難度的三合一(需要一家公司協調處理好)項目,如黑臭水體治理等。

對于銀行在未來應該如何參與并選擇PPP項目,漆明楊指出,銀行可以從三方面進行把關。一是做好項目的真實市場分析,即切實分析政府拿出來特許經營權或者經營性資產能否在市場價格體系下覆蓋銀行的預期本息收入。二是對社會資本方的運營能力進行更嚴格的要求,此前可能社會資本方不會過多介入運營,但之后金融機構必須嚴格評審他們是否有能力運營項目。三是在中國銀行體系下,風控上還是會考慮社會資本方的信用實力,即對社會資本方對商品融資的征信擔保或者差額補足能力的評審。

部分會員單位:
相關鏈接:

咨詢電話:010-87289242 地址:北京朝陽區北花園街甲1號院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 版權所有:北京中經皓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07821號-1

美丽骷髅返水